_嘿呀一个大苏尚

我发誓对所爱,至死不渝。

木木木木:

骑士宣言。




画得最烂的一次分镜,我大概是个废人了【望天

何处行何处: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画了这回的主题「命运」

::>_<::赶个末班车!

另一个世界的金和格瑞
相遇了

大概是想表达他们不管在哪个世界
都将能相遇的命运这样吧

对话框里就不写啦。初次见面之类!自行脑补一下www?

好棒!!表白太太!!

T岚:

我好怕你们以为我的本命cp是烈斩x矢量箭头啊!(x



大家好我是瑞厨烈斩推

孽纸孽:



@T岚 宝宝一起玩的问卷!!
岚宝画的又快质量又高!呜呜呜我拖后腿的了【土下座】


【瑞嘉】借梗开车诶嘿嘿

好疼好疼好疼

F桑:

♚觉得不好吃
♚挺进君小生对不起您
♚大家凑合吃点吧(跪下)
https://m.weibo.cn/5609889381/4136817337426450

【瑞金】这张床是用来干什么的

笑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红烧兔、:

·深夜60分题目:床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达成一定条件才能出小黑屋的梗,混更的小短饼


·瑞哥OOC,题目都已经这样了,他还是别禁欲了8


·一次比一次像段子


 


 


 


金和格瑞被关在了一个没有门的房间里。


房间里只有一张床。


双人床。


 


金抱着膝盖坐在一边,看了看站在床边不知道在思索什么的格瑞。


“格瑞,”金喊了他一声,“我们该怎么离开啊?”


“……”


格瑞偏过头,朝他招了招手,金立马站起身跑了过去。


格瑞拿起放在床上的那张卡片递给了他。


 


【达成特定条件后即可离开房间。】


 


 


金把这句话反复看了好几遍。


“特定条件?什么特定条件。”金捏着卡片懵逼地看着格瑞,“这里不就只有一张床吗?”


格瑞抱着胸站在旁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金被看得莫名一阵惊悚,抖了抖身子:“除了这张卡片还有什么吗?”


格瑞继续看了他一会儿,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看起来像膏药一样的东西:“还有这个。”


这是什么。


金话还没问出口,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回过神来后自己就倒在了那张床上,格瑞正撑在他上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金看了看他左手捏的那个东西,又看了看他开始扯领子的右手,顿时感到了一种危机。


“等等格瑞,”金慌张地看着他的动作,“你怎么会随身携带这种东西?”


格瑞没有回答。金眼见着他把自己的外套扯掉后,突然指着那张卡的背面一阵激动:“啊!条件在背面有写!”


 


【特定条件:两人在床上“睡一觉”即可。】


 


在金琢磨那个引号的时候,格瑞已经开始扒他的裤子了。


“等等,等等——”金吓得赶紧扔开了卡片,死死地攥住自己的裤子,“格瑞,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谈谈,我们应该好好商量一下……”


“这不是我带的,”格瑞轻轻晃了晃手里的“小瓶子”,“是我之前在枕头旁边发现的。”


“哦。”


金九脸懵逼地看着那个瓶子,“所以呢?”


……


格瑞抿着唇,眼神似乎有些不满。


 


金和格瑞僵持了一会儿后,颤抖地开了口:“格瑞,我还没准备好。”


格瑞歪着头看着他:“你不想出去吗?”


金:“这不一样的。”


格瑞:“有什么不一样。”


金:“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希望能在一个正式一点的场合做。”


“现在就很好,”格瑞看着他,“不会有人来打扰了。”


“格瑞,你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金看着他道,“你这样让我害怕。”


格瑞的手摸上他的脸颊,用一种近乎温柔的语气说道:


“以前我只是你的朋友啊。”


 


 


……


金沉默了一会儿,猛地一个挺身将格瑞拉下来推倒在床上,自己则顺势蹦了起来。


格瑞看也没看地勾住他的帽子,一把将他拉了回来,金又重重地倒在了床上。


当金和格瑞同时躺到床上的那一刻,门出现了。


 


金:“……”


格瑞:“……”


金:“………………”


格瑞:“…………………”


 


格瑞在金企图坐起来的那一瞬间猛地将他压了回去,一只手飞快地开了盖子,对金的嚎啕声充耳不闻。


 


 


五分钟后,金在挣扎中渐渐消了音。


 


 


 


两小时后,那个注视他们许久的门才终于被打开。


 


——END——


 


卡片:我打引号的意思是你们只需要装作睡了一觉就可以了。


房间:我没有准备润滑剂那种东西。



【瑞金】他笑着,像个怪物。

!!!!!!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黄少天一边在我身下娇喘一边:



点文的各位对不起我还是没有肝出来各位的点文orz
---


0.
“……金。”

格瑞垂着头,避开了那双湛蓝的眼睛。

“为什么……不看着我?”
这个人,大概是金吧。但也只不过是有着和他如出一辙的皮囊罢了。

“你不是他。”格瑞终于抬起头来,紫罗兰色的眸子旁布满了血丝。他紧紧盯着眼前这个自称金的人,暗暗发力握紧烈斩,却被“金”的手握住手腕,如裂骨般的疼痛让他使不上力。

“……你不是他。”

他又说了一遍。他的神情还是如往常一般的镇定,可说出来的语句却是颤抖着的。

“怎么会呢,我就是金呀。”金歪着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格瑞,好像快哭出来一般。“格瑞,你不记得我了吗?”

这不就是金吗?没有什么变化呀,这就是你一直以来熟悉的金呀。

好像有一个如魅魔般诱惑的声音在钻进他的脑海,想要潜到最深处,吞噬他的内心。

但是格瑞很清楚,眼前的这个人不是金,是个怪物。

1.
“喂喂!格瑞!等等我嘛!”

格瑞扛着烈斩,头也不回的走在森林里。背后踩断树枝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频繁。

“格——瑞!”声音的主人好像猛地扑过来似的,一下子拉近了许多距离。格瑞往旁边一闪,一个身影就这样从他的身边擦肩而过,扑倒在了地上。

金一下子蹦起来,满脸都是树叶。他好像很生气,拍掉脸上的树叶后嘟着嘴看着格瑞,皱起眉头:“格瑞你为什么不接住我!脸砸到地上很疼的好吗!”湛蓝的眼睛像是海水一样澄澈,阳光从树的缝隙之间滑落下来,在空中旋转着跳着舞落到金的鼻尖上。

像是天使。

格瑞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过身继续走:“我没必要去接一个笨蛋。”在金看不到的时候,脸上泛起了一丝不自然的红晕,又很快就消失了。

金看到格瑞完全不买他的帐,心里有点失落。这样的神情一闪而过,他又恢复了往常的元气,趁格瑞不注意的时候一下子扑到了他的身上,嚷嚷着:“格瑞你不要这么无情嘛,我是不是你最爱的人!你为什么不!说!话!”

格瑞一脸嫌弃的看了看他,但也没有反抗,没有甩开他。就这样带着一只大号的拖油瓶一直走。

阳光还在原地跳舞,目送着他们离开。

2.
剑锋一闪,格瑞的肩膀上顿时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痕。

“对不起。”安迷修低着头。“我知道这样的行为有违我的骑士道,但为了活下去,我别无选择。”他的手腕上绑着一条被血浸湿的发带,上面有一颗很醒目的星星。

“我要带着他,活下去。”

这句话的最后一个音节刚落下,安迷修的身影便已经不在原地了。但格瑞在他还没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猛的一转身,烈斩横在了胸前。

剑刃与刀锋一瞬间互相碰撞,“铛”的一声巨响磨出了火花。

“我也有想要活下去的理由。”格瑞看着安迷修那双和金一样澄澈的眼睛,在齿缝之中挤出了这句话。安迷修不是什么好对付的敌人,如果单枪匹马的和他对上,就算能够赢,自己也要重伤。

可是不能输。格瑞暗暗对自己说。

就在二人僵持的时候,安迷修突然好像一下子就没了力气,被格瑞猛地击出。挡在身前的冷热流在他被击飞的过程中掉到了地上。

双剑相碰,摩擦,分离,跌落。

他的胸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大洞,前后贯穿。安迷修无力地靠在树上,瞪大了双眼,抬起手臂看着手腕上的发带,好像还没有接受他要死了的事实。

不过他马上就回过神来,眼泪夺眶而出,清澈的泪水冲刷了他脸上的血渍,露出原本干净的皮肤。

“恶党……我还是没有办法赢得大赛啊。”像是对着天空说话,又像是凝视着眼前的空气,安迷修怔怔地说道。“不过这样也好,我马上就能看到你啦。我比你晚死,你可没有理由再嘲笑我了啊。”

天上顿时落下一道刺眼的白光笼罩住安迷修濒死的身影,而他的身体在颤抖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消散,最终什么也没有留下。

除了树下的那一滩血渍。

3.
两天后,格瑞还是没有消化那天是金把安迷修击杀的事实。

在那之前,金在他的眼里还是刚进入大赛,蹦蹦跳跳笨手笨脚的发小。也许他之后也有了进步,有了自保的能力,可他还是需要格瑞来保护他。

就算格瑞自己也击杀过不少的参赛者,他还是无法想象一个嗜血的金。

其实他并不是没有见过。可是当时将鬼狐天冲置于死地的金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但就算是这次帮助他击败安迷修也是为了保护他,格瑞还是在看待金的时候带有了一些不一样的情绪。

原来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金已经击杀过许多参赛者了吗?格瑞不知道,但他不希望是这样的。金只要好好的当他的天使就足够了。

但是这个大赛就是这个样子。

天使也是可以变成恶魔的。

4.
金不再跟着他了。

预选赛之后的凹凸大赛就是一场大乱斗,100个人在这个星球上互相厮杀,四个月后只剩下不到10个人。最强的一些团体早就被其他的人联手灭掉了,独来独往的人也差不多快碰上了。

金也许变得越来越强大,但这并不是他想看见的。格瑞甩甩头,想把这些想法从脑子里甩出去。

金变成什么样子,关我什么事。

格瑞冷冷的想。

可当他看见一脸天真笑容的金没有任何犹豫便击杀了凯莉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

金,可能已经不再是金了。

5.
“所以还要我说多少遍啦!我的确就是金啊。”金一脸认真的看着格瑞,那双眼睛睁的大大的,直直的望向格瑞的眼睛。

明明这就是金的眼睛,格瑞却好像在那双眼睛的深处看见了一个被铁链捆起来的金,大喊着放我出去。

“嘻嘻嘻。”金突然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我是金,只不过不是原来那个而已啦。”

“你见过我的诶……只不过都是他求我让我出来的罢了。”重新睁开眼睛的金瞳色突然转变成血一般的鲜红,像雾一样的黑色蔓延在眼球上,覆盖掉了原本纯洁的白色。

“但是现在……他被我吞掉啦。”黑金舔了舔嘴唇,好像在回味些什么。“他那么喜欢你,你也那么喜欢他,真是让我看着好不舒服哦。”

他抓紧格瑞手腕的手突然间加大了力气,格瑞很清楚的听见了骨骼碎裂的声音。

黑金将他狠狠的按倒在地上,附身压到了他的身上。格瑞的手被他折断了,完全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他冷冷的注视着格瑞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

“明明我也是他,为什么你的眼睛就完全没有注视过我?”黑金好像是在质问格瑞,又好像是在自问自答。“因为我和他不一样啊。”

黑金猛地咬上格瑞的唇,使他们唇齿交融。纠缠间格瑞咬破了黑金的舌头,淡淡的血腥味在两个人的口腔中蔓延开来。

黑金松开了格瑞,站起身来,俯视着他。

“如果你想要原来那个金的皮囊,我可以给你。”阳光下的黑金又转变成了金的模样。

“可原来的那个金,再也不可能会回来了。”黑金好像流了泪,眸子反射着光。

格瑞依旧是冷冷的看着他。就算他曾与金接过吻,而现在与他接吻的仍旧是这个皮囊,也有种令人作呕的感觉。

可是又好像是整颗心脏坠入了万丈深渊,在空中无力的跳动,无依无靠。没有可供它抓住的崖壁,没有落脚点,

金回不来了。

6.
黑金蹲下来,拍拍格瑞的脸。

格瑞厌恶的甩开他的手,他愣了一下,又慢慢地缩回来。

“你当我是原来那个金不就好了吗!为什么一定要将我们两个分开来?!”黑金猛地站起来,冲着格瑞力竭声嘶地吼。

“你为什么不能将对他的爱分一点到我的身上来?!”黑金已经完全不在乎形象了,顶着金的皮囊,不受控般的大喊。

没有回应。

格瑞转过了头,不愿意再去看他一眼。

黑金怔怔的看着格瑞,突然又笑了。

他又蹲到了格瑞身边,捧着他的脸,密密麻麻的吻印在他的面颊上。

“反正,现在你只是我一个人的了。”

他笑着,像个怪物。



---
总觉得我写成了金瑞怎么办!!!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迟到了对不起!!!太晚看见了!!


德育处朗读大师:


……………………刚刚编辑的时候弄错了直接给删了…………


指向微博评论区,四张三十码老爷车(。)


是给图片直接加了超链接点图片就可以了……如果不行就点这里


这样总行了吧!!!!!总行了吧!!!!()

赤…赤鸡!

德育处朗读大师:

……我试试不链接微博而是直接链接图片……不晓得可不可以这样

↓点击观看骑士海盗图片↓(!非全龄!)

1.虽然我人体蓝

2.但是我

3.不要面子

*赤花症,瑞金

*BE.来自深夜的一把刀
【不听不听不听!瑞金甜的!甜的!!】

*ooc,轻点喷qaqqqqqq

格瑞沉默的走在开满的白日菊小路上,挺直着的腰背上烈斩稳稳的别着,嗓子口隐隐作痛——那是咳嗽咳出来。
格瑞前些天患上了一种怪病,先是莫名其妙的咳嗽,愈来愈烈后甚至咳出血花,开在腥红血液里妖艳无比的花儿.
这——已经很影响行动了!

格瑞握紧了烈斩,指尖不住地颤抖起来。
格瑞刚花了三千多积分,在终端机里查询这种病症的信息.

赤花症,寄生在身上的花朵唯一的消除方法是得到心悦之人的恨意。

这样的啊..心悦之人的恨意吗。

格瑞恍惚了一下,脑子里浮现出金大笑着喊他名字在他身边来回蹦跳的身影。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啊,父母不在了之后就是金一直陪着自己。
格瑞抬手捂上眼睛,皮质的手套触感可真不算好——没有金软软的手掌心舒服啊。

我还没有查清楚那场大火的真相!我还不能死!

啊。得到金的恨意吗。

格瑞一只脚深一只脚浅缓慢的踏在松软的泥土地上,脑子里什么都没有想。突然喉咙里按耐不住的如同万千蚂蚁啃咬般的瘙痒激的格瑞猛的停下,撑着烈斩激烈的咳嗽起来——一朵沐浴着鲜血的花儿带着几片花瓣悄然飘落。
格瑞直直盯着那一摊血泊不知在想些什么,抬起手背随意抹掉了唇角边残余的血丝。
“格——瑞——!找你半天了你怎么在这里啊……!”
是金!
格瑞猛的抬起头,旋起烈斩在身前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呼啸剑风压弯了远处大片草丛,同时动作极快的后撤一步准确踩在了花瓣上,刀锋般锐利的眼神在那瞬间透着渗人的光。
金刚从草丛堆后探出脑袋就被格瑞凌厉的剑风吓得退了回去
“格瑞你干什么啊——!看清楚啦,我是金啦!”
金拍拍还在快速跳动的小心脏,后怕的钻出来急急的走向格瑞。
“诶话说格瑞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啊到处找都找不到你————诶诶!!!!!格瑞格瑞!!!!!”
金在距离格瑞几米开外突然被烈斩指着阻挡了去路,惊悚的金全身上下的毛儿都竖起来了,条件反射举起双手忍不住就大声嚎叫着,两眼直直盯着离鼻尖仅几厘米的烈斩从鼻尖滑下一滴汗液。
小心翼翼的侧着身躲过剑锋跳开到一边,如此两次三番纵然是金也忍不住抱怨起来。
“格瑞你今天是怎么了啊,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啊……”
“我没事。”
格瑞面无表情的打断了金接下去要说的话,利落地收回了烈斩背过身去,喉咙又开始了难耐的痛痒。
见人收回了刀,金开心地正要扑向格瑞就被呵斥住了,格瑞偏过脑袋,眼神冷漠的没有一丝温度。
“我只说一遍,你听好。”

“不要再跟着我,从小到大最讨厌的就是你了。本以为到了凹凸星球就可以摆脱你了,结果你还是这么阴魂不散。”

“像你这样的无论在哪里都只能拖我后腿,你要是有这个自知之明就趁早回登格鲁星,那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

“快点滚吧。”

“别再来碍我的眼。”

“我从来都不想认识你。”

干涩的喉咙说出来的话都带着点点的血腥味,心脏尖儿上的疼痛使得格瑞呼吸逐渐加重,不敢再看金的表情,反手提带起烈斩就大踏步向前走去,依旧挺拔的让人有安全感的背影此时格外的决绝。
金漾起一半的笑容僵住了,停在了原地。

格瑞越走越快,拐进金视线触及不到的地方哇的一声吐出带着凝郁血块的花朵。

格瑞闭上眼睛,内心一片荒芜。

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