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嘿呀一个大苏尚

* 花吐症

*刘卢(其实卢瀚文压根就没出来x

*ooc预警

刘小别吃完午饭,和同行的队员打打闹闹走向训教室的时候,突然喉头一阵瘙痒,好像有一大团黏黏腻腻的东西发狠般的挤压着喉壁挣扎着要脱离束缚,刘小别的脸色霎时间一阵发白,还漾在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同行的队员眼尖扶住了他摇摇欲坠的身体。刘小别靠墙喘了几口气就站直了身体,那种不适感已经没有了。刘小别试着轻咳了几声,喉咙里没有任何异常。

难道是自己的错觉吗?

不,绝对不是!那种想要呕吐的强烈欲望现在想来都还忍不住的冷汗直冒!刘小别一把勾住队员的肩膀,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嘻嘻哈哈继续先前的话题。

接下来的几天,除了轻微的咳嗽再没有先前的现象出现。但刘小别已经打算好了周末去医院看看,何况队长也问了自己最近是不是感冒。刘小别揉着酸软的手指十指相扣向前推起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松了松肩膀收手勾挂在椅背上的队服,突然,一阵压抑不住地咳嗽从喉咙里不断地滚落出来,激的刘小别差点站不住脚扶着椅背弯腰咳嗽起来。不断加大的声音引得正要走出训练室的其他队员停下脚步看向他,刘小别压抑住喉咙里像是吞了一大块石头的疼痛和逐渐翻腾而起的呕吐感,抓起队服甩在了肩上就跟着一起出去了。
刘小别刚关上房间门就再也压制不住的咳嗽起来,刘小别捂住嘴赶忙跑进了卫生间,撑着洗手台咳得天旋地转。
哇的一声。
刘小别咳出来了一朵花。
还带着血丝的花儿静静躺在干净的洗手台上,看起来格外的艳丽。
刘小别愣住了。
这……是什么玩意儿!?
匆忙旋开水龙头,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了卫生间。跳上床抱起笔记本就噼里啪啦的百度。
刘小别的眉头越来越紧。
……花吐症…吗?
……只有在短时间内与所暗恋的人接吻一起吐出花瓣才能痊愈…?
……暗恋的人……
……啊!
刘小别扔开电脑,大字瘫软在床上茫然的瞪着天花板。暗恋的人吗。刘小别此刻脑海里只有卢瀚文的身影在不断地跳动。
……接吻……这怎么可以!
刘小别痛苦的蜷缩起了身体。从和卢瀚文在网游里不打不相识,再全明星赛上卢瀚文挑战刘小别,尽管微草蓝雨水火不容,但两人早在这两次较量中产生了惺惺相惜之感,之后的无数大大小小的比赛中,两人只要碰上了就会一起出去疯玩一通。这样一个无论是兴趣爱好还是性格追求都对的上胃口的人,如何能不欢喜?
但卢瀚文还是一个孩子!
刘小别只能把日渐生长的情愫关进心底任由它泛滥成灾。
接下来的日子,刘小别断断续续吐出来几朵花,训练时的状态也直线下滑,王杰希已经找了几次谈话。
再过三天就是和客场对蓝雨的比赛。
就要见到了吗?
刘小别扶住水杯失神的听着队长做赛前部署,思绪万千。
喉咙已经沙哑的不能好好说话了,也许离死亡不远了呢,如果再不去治疗的话。
刘小别抬头,眼睛里是下定决心般的坚定,直勾勾的看向王杰希。

“队长!我要参加擂台赛!”

也许结果会不尽人意,但是谁知道呢?
赌输了没关系,但不能连迈出这一步的勇气都没有!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