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嘿呀一个大苏尚

【瑞金】他笑着,像个怪物。

!!!!!!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黄少天一边在我身下娇喘一边:



点文的各位对不起我还是没有肝出来各位的点文orz
---


0.
“……金。”

格瑞垂着头,避开了那双湛蓝的眼睛。

“为什么……不看着我?”
这个人,大概是金吧。但也只不过是有着和他如出一辙的皮囊罢了。

“你不是他。”格瑞终于抬起头来,紫罗兰色的眸子旁布满了血丝。他紧紧盯着眼前这个自称金的人,暗暗发力握紧烈斩,却被“金”的手握住手腕,如裂骨般的疼痛让他使不上力。

“……你不是他。”

他又说了一遍。他的神情还是如往常一般的镇定,可说出来的语句却是颤抖着的。

“怎么会呢,我就是金呀。”金歪着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格瑞,好像快哭出来一般。“格瑞,你不记得我了吗?”

这不就是金吗?没有什么变化呀,这就是你一直以来熟悉的金呀。

好像有一个如魅魔般诱惑的声音在钻进他的脑海,想要潜到最深处,吞噬他的内心。

但是格瑞很清楚,眼前的这个人不是金,是个怪物。

1.
“喂喂!格瑞!等等我嘛!”

格瑞扛着烈斩,头也不回的走在森林里。背后踩断树枝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频繁。

“格——瑞!”声音的主人好像猛地扑过来似的,一下子拉近了许多距离。格瑞往旁边一闪,一个身影就这样从他的身边擦肩而过,扑倒在了地上。

金一下子蹦起来,满脸都是树叶。他好像很生气,拍掉脸上的树叶后嘟着嘴看着格瑞,皱起眉头:“格瑞你为什么不接住我!脸砸到地上很疼的好吗!”湛蓝的眼睛像是海水一样澄澈,阳光从树的缝隙之间滑落下来,在空中旋转着跳着舞落到金的鼻尖上。

像是天使。

格瑞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过身继续走:“我没必要去接一个笨蛋。”在金看不到的时候,脸上泛起了一丝不自然的红晕,又很快就消失了。

金看到格瑞完全不买他的帐,心里有点失落。这样的神情一闪而过,他又恢复了往常的元气,趁格瑞不注意的时候一下子扑到了他的身上,嚷嚷着:“格瑞你不要这么无情嘛,我是不是你最爱的人!你为什么不!说!话!”

格瑞一脸嫌弃的看了看他,但也没有反抗,没有甩开他。就这样带着一只大号的拖油瓶一直走。

阳光还在原地跳舞,目送着他们离开。

2.
剑锋一闪,格瑞的肩膀上顿时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痕。

“对不起。”安迷修低着头。“我知道这样的行为有违我的骑士道,但为了活下去,我别无选择。”他的手腕上绑着一条被血浸湿的发带,上面有一颗很醒目的星星。

“我要带着他,活下去。”

这句话的最后一个音节刚落下,安迷修的身影便已经不在原地了。但格瑞在他还没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猛的一转身,烈斩横在了胸前。

剑刃与刀锋一瞬间互相碰撞,“铛”的一声巨响磨出了火花。

“我也有想要活下去的理由。”格瑞看着安迷修那双和金一样澄澈的眼睛,在齿缝之中挤出了这句话。安迷修不是什么好对付的敌人,如果单枪匹马的和他对上,就算能够赢,自己也要重伤。

可是不能输。格瑞暗暗对自己说。

就在二人僵持的时候,安迷修突然好像一下子就没了力气,被格瑞猛地击出。挡在身前的冷热流在他被击飞的过程中掉到了地上。

双剑相碰,摩擦,分离,跌落。

他的胸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大洞,前后贯穿。安迷修无力地靠在树上,瞪大了双眼,抬起手臂看着手腕上的发带,好像还没有接受他要死了的事实。

不过他马上就回过神来,眼泪夺眶而出,清澈的泪水冲刷了他脸上的血渍,露出原本干净的皮肤。

“恶党……我还是没有办法赢得大赛啊。”像是对着天空说话,又像是凝视着眼前的空气,安迷修怔怔地说道。“不过这样也好,我马上就能看到你啦。我比你晚死,你可没有理由再嘲笑我了啊。”

天上顿时落下一道刺眼的白光笼罩住安迷修濒死的身影,而他的身体在颤抖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消散,最终什么也没有留下。

除了树下的那一滩血渍。

3.
两天后,格瑞还是没有消化那天是金把安迷修击杀的事实。

在那之前,金在他的眼里还是刚进入大赛,蹦蹦跳跳笨手笨脚的发小。也许他之后也有了进步,有了自保的能力,可他还是需要格瑞来保护他。

就算格瑞自己也击杀过不少的参赛者,他还是无法想象一个嗜血的金。

其实他并不是没有见过。可是当时将鬼狐天冲置于死地的金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但就算是这次帮助他击败安迷修也是为了保护他,格瑞还是在看待金的时候带有了一些不一样的情绪。

原来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金已经击杀过许多参赛者了吗?格瑞不知道,但他不希望是这样的。金只要好好的当他的天使就足够了。

但是这个大赛就是这个样子。

天使也是可以变成恶魔的。

4.
金不再跟着他了。

预选赛之后的凹凸大赛就是一场大乱斗,100个人在这个星球上互相厮杀,四个月后只剩下不到10个人。最强的一些团体早就被其他的人联手灭掉了,独来独往的人也差不多快碰上了。

金也许变得越来越强大,但这并不是他想看见的。格瑞甩甩头,想把这些想法从脑子里甩出去。

金变成什么样子,关我什么事。

格瑞冷冷的想。

可当他看见一脸天真笑容的金没有任何犹豫便击杀了凯莉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

金,可能已经不再是金了。

5.
“所以还要我说多少遍啦!我的确就是金啊。”金一脸认真的看着格瑞,那双眼睛睁的大大的,直直的望向格瑞的眼睛。

明明这就是金的眼睛,格瑞却好像在那双眼睛的深处看见了一个被铁链捆起来的金,大喊着放我出去。

“嘻嘻嘻。”金突然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我是金,只不过不是原来那个而已啦。”

“你见过我的诶……只不过都是他求我让我出来的罢了。”重新睁开眼睛的金瞳色突然转变成血一般的鲜红,像雾一样的黑色蔓延在眼球上,覆盖掉了原本纯洁的白色。

“但是现在……他被我吞掉啦。”黑金舔了舔嘴唇,好像在回味些什么。“他那么喜欢你,你也那么喜欢他,真是让我看着好不舒服哦。”

他抓紧格瑞手腕的手突然间加大了力气,格瑞很清楚的听见了骨骼碎裂的声音。

黑金将他狠狠的按倒在地上,附身压到了他的身上。格瑞的手被他折断了,完全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他冷冷的注视着格瑞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

“明明我也是他,为什么你的眼睛就完全没有注视过我?”黑金好像是在质问格瑞,又好像是在自问自答。“因为我和他不一样啊。”

黑金猛地咬上格瑞的唇,使他们唇齿交融。纠缠间格瑞咬破了黑金的舌头,淡淡的血腥味在两个人的口腔中蔓延开来。

黑金松开了格瑞,站起身来,俯视着他。

“如果你想要原来那个金的皮囊,我可以给你。”阳光下的黑金又转变成了金的模样。

“可原来的那个金,再也不可能会回来了。”黑金好像流了泪,眸子反射着光。

格瑞依旧是冷冷的看着他。就算他曾与金接过吻,而现在与他接吻的仍旧是这个皮囊,也有种令人作呕的感觉。

可是又好像是整颗心脏坠入了万丈深渊,在空中无力的跳动,无依无靠。没有可供它抓住的崖壁,没有落脚点,

金回不来了。

6.
黑金蹲下来,拍拍格瑞的脸。

格瑞厌恶的甩开他的手,他愣了一下,又慢慢地缩回来。

“你当我是原来那个金不就好了吗!为什么一定要将我们两个分开来?!”黑金猛地站起来,冲着格瑞力竭声嘶地吼。

“你为什么不能将对他的爱分一点到我的身上来?!”黑金已经完全不在乎形象了,顶着金的皮囊,不受控般的大喊。

没有回应。

格瑞转过了头,不愿意再去看他一眼。

黑金怔怔的看着格瑞,突然又笑了。

他又蹲到了格瑞身边,捧着他的脸,密密麻麻的吻印在他的面颊上。

“反正,现在你只是我一个人的了。”

他笑着,像个怪物。



---
总觉得我写成了金瑞怎么办!!!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迟到了对不起!!!太晚看见了!!


评论

热度(136)